欢迎访问西游迹户外旅行网
客服热线: -

西游迹户外旅行网

专属您的旅行

客服热线 -

2015年国庆 崩溃的长坪沟毕棚沟穿越之旅 [复制链接]

西游迹户外网 | 2016-03-29 10:23 899 0


作者:队友山东梧桐树(记录2015年国庆长坪沟穿越毕棚沟之旅)


人有时还真的不太长记性,也可以说是好了疮疤忘了疼。 

    光阴荏苒,时光如梭,转眼一年过去了,清楚的记得,去年的国庆节期间徒步贡嘎大环转山,五天行程100余公里,经历了雨雪雹的洗礼,经历了高反痛的煎熬,经历了路漫长的折磨,体能几近极限,精神几近崩溃,意志几近瓦解,当靠着最后一点意志的支撑走出草科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里走过一趟,似乎是与上帝打了个照面。同行的宁馨感慨的说以后再也不走这样自虐的线路了,简直太遭罪了。当时我就回复她,你可别说的太早了,别看现在又累又难受,说不定过一段时间身体恢复了又痒痒了,就像一个人喝醉酒一样,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可是用不了多久,等酒精消了肠胃好受了保准又经不住酒虫的诱惑还会继续推杯換盏开怀畅饮。




也许是真的是好了疮疤忘了疼,也许是对神山的一种敬仰,也许是出于自己的喜好,也许是经不住美景的诱惑,也许是出于对蜀城云海的信任,也许是……,今年国庆节前夕,在宁馨的不断“诱导”下,忘却了前次的伤,忘却了前次的痛,依然又踏上了入川的行程,跟随成都西游迹户外开启了五天的长坪沟毕棚沟穿越。



行程的第一天非常轻松,早上从成都出发,沿途经过08年"5.12"汶川地震最为严重的映秀镇,经过国宝大熊猫之乡卧龙,翻越云雾笼罩的巴郎山,下午到达徒步的起点---日隆镇。


从长坪沟的景区乘坐观光车进入景区,四姑娘山美丽的倩影映入眼帘。四姑娘山因四座海拔高度分别为6250米、5355米、5276米、5025米连绵的山峰而得名。四座山峰,四位"姑娘",一字排开,雄伟,秀气,美丽,神圣,特别是冰雪覆盖的幺妹峰,就像一位闭月羞花的少女,更像是一位沉鱼落雁的待嫁新娘,披着洁白的婚纱,在灿烂阳光照射下,在蓝天的衬托下,其婀娜的身姿更显的亭亭玉立,秀美之极,冲击着人们的视觉,震撼着人们的心灵,使得每一个到来的人不由得产生一种敬仰和神圣。





从喇嘛寺沿景区栈道溯溪而上,一路环绕幺妹峰,雪山,古柏,草甸,溪流,牛羊,构成了一幅和谐绝美的自然油画。初秋的高原,略带些许寒意,赤桦与红枫争艳,青松与翠柏比肩。飞瀑从高高的悬崖上一倾而下,在发出轰鸣的巨响后流入静静的海子。


听当地人讲, 好长时间了这里天气一直不好,"四姑娘"已经半个多月没露脸了,整天乌云笼罩,今天终于掀开了盖头揭开了面纱,露出了芳容,你们真的很幸运。是呀,我们真的很幸运。有些人来过多次都没能见上四姑娘一面,我们第一次来就"艳遇"上了,不可谓不幸运。没办法,谁让我们户外的驴友人品好呢~~~~



在经过了560米的拔高后,下午三点多便到达了海拔3760米的木骡子营地。安营扎寨,生火做饭,所有驴友都显得异常兴奋。在这天然的环境之中,扎起帐篷,取开睡袋,今晚就在这雪山星空下之下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三名领队兼厨师用天然的高山融雪矿泉水为我们准备了既简单又可口的晚餐。听随同的向导说,吃饭一定要面向神山,这样才能显示对神山的敬重。于是,我一边呼吸着在城市里呼吸不到的最为清新的空气,喝着经过层层过滤的高山融雪矿泉水熬成的稀饭,仰望着神山,环视着牛羊,觉着这是我平生吃的最香甜最可口的一顿丰盛的晚餐。




今天我们的运气特好,傍晚十分,日落金山如约而至。夕阳的余晖瞬间映红了雪山的峰峦,整个雪峰就像是镀上了一层铂金,发出金色的光芒,照耀着周边的白云熠熠生辉。这可是难得的景象呀。





从夕阳的余晖照射在洁白的雪峰之上,到夕阳西下晚霞散去,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然而我觉得这就足够了,已经足够撑破贪婪的眼球,足够耗尽相机的内存,足够满足唯美的欲望,足够净化凌乱的心灵了!

日落金山谢幕,漫天繁星登场。




 这些自然中常见的现象按说不足为奇,可是在当今雾霾笼罩、空气混浊的城市,能够看到一片蓝天,能够看到繁星点点,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的梦想和追求。由于兴奋尚未退却,睡意尚未到来,在空旷的草地,欣赏着大自然赐予的美景,一顶顶帐篷安扎在雪山草甸之间,清清的河水从旁边汩汩流过,卸下负重的马骡悠闲的啃着青草,微风吹拂着面颊,生活的烦恼,工作的压力顿觉全消。

上苍真是眷顾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诚驴。欣赏完美景,浓厚的云朵布满黝黑的夜空,入夜时分,一场大雨不期而至,稀里哗啦下了整整一夜。雨点打在帐篷上,噼里啪啦, 时大时小,时密时疏。安静地躺在温暖的睡袋里,静听大自然发出的天籁之音,任凭雨点打在外帐上,里面却是另一番温暖的世界,感觉就像是脱离了凡俗的人间,升华到了神仙的天堂,简直心旷神怡,无比惬意。


这真是一场好雨,一场懂得人们心思的好雨。黎明时分,下了一整夜的大雨戛然而止,仿佛专为我们拂去天空的浮沉,专为雪山披上厚厚的冬装,专为密林涂上鲜艳的色彩,专为草地洗却淡淡的泥土。








   第二天的徒步从良好的心情和轻松的脚步开始。一路继续欣赏不断变幻的美景,走过泥泞的小道,跨过无数的溪流,踩过松软的草地,晃过颤巍的木桥,中午在巨龟石稍事休整简单补给,下午早早赶到了叉子沟尾营地。

    营地处于长坪沟的尽头,前面再也无路可走了,根据行程,明天就要翻过最为艰难的4668米的垭口穿越到毕棚沟。由于明天需要早起,今晚的晚餐吃的稍早,伙食很是丰盛。由于明天的徒步异常艰难,真正考验驴友体能和毅力的时刻到了,领队蜀城云海专门给我们召开了行前会,具体讲述了注意事项并加以鼓励。

 我及宁馨、绿洲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经历了珠峰大本营、阿里环线、普诺岗日、冈仁波齐、贡嘎环线的考验,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对于区区4600米的垭口并没有过多的耽心,最为耽心的是天气的状况,最为耽心的夜里是否下雨。

    事实上这种耽心并未多余。根据云海的安排,明天凌晨2点起床,3点早餐,3点半出发,因为翻阅垭口难度相当大,需要4个多小时,不然时间来不及。     我不时从帐篷里探出头来,不断观察着天气,前天晚上繁星满天的晴空再也不得相见,云层越来越厚,天空阴沉,看似一场大雨不可避免。虽然早早钻进了帐篷,可是久久不能入睡,耳朵时刻听着外面的声响,听着是否有雨点打在帐篷上的声音。愈发专注愈发难以入眠。帐篷外的骡子转来转去,不时发出走动的声响。22点40分,第一颗雨点无情的打在了单薄的帐篷上,最担耽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雨,越下越大,雨点,越来越密,噼里啪啦,打在帐篷上,就像打在焦躁的心脏上,隐隐作痛。卷缩在窄细的木乃伊睡袋里,祈祷着雨停,期盼着天明(事实上不到天明我们就要启程),能够顺利的收拾好行囊,安全顺利的穿过垭口,完成最后一天的艰难行程。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只眼睛始终没有完全合拢,脑子始终没有停止杞人忧天,一直熬到闹钟的铃响。

   起床,穿衣,整理,装包。既然雨已经下了,那就听之任之吧,咱也没有挥天之术。不过在这里真的感谢老天爷,虽然下了大半宿的雨,同时也耽心了大半宿,可是到了真的收拾帐篷行囊的时候,雨下的很小了,并且渐渐变成了雪。我喜出望外,按照事先的计划赶紧抓住时间整理行囊。好了,经过一派忙碌,一切就绪,只等出征。


     穿越刚刚开始,陡升的拔高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我和宁馨顿感体力不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宁馨昨夜也没睡好,绿洲的行囊也不轻。宁馨几次都想打退堂鼓,再三犹豫想请背夫,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意志战胜了怯懦,为了考验自己毅然坚持向遥不可攀的垭口艰难挺进。

      上山的一段异常艰难。一上来就开始拔高,泥泞山路成"Z"字形蜿蜒直上,每抬高一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气力。我张着大口,上气不接下气,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恨不得把两个鼻孔眼变成四个,一张嘴变成两个,方能接上气力。明亮的头灯照耀着前方的泥路,雪花在灯前飞舞,抬头向上遥望前面的队友,一盏一盏蠕动的灯光,"之"型蜿蜒在黝黑的山顶,不见尽头,显得遥不可攀。这是一幅壮观的独特景象,绝无仅有,魏巍壮观。

在这漆黑的夜晚,一群“犯病”的驴友,放着在家舒适的日子不过,选择海拔四千多米的雪山“自找罪受”,真不知是那根神经出了问题,或者是“二极管短路”了。       

      由于是全副武装,由于是不断拔高,体能消耗极大,一路攀升,内衣湿透,汗流浃背,挥汗如雨。这次包里光水就装了三大瓶,足足有7、8斤重。走啊走啊,登啊登啊,盼啊盼啊,何时才能到达山顶,

何时才能翻越垭口。




    经过两个多小时艰难的跋升,黎明十分终于看到了山顶的曙光,终于看到了飘扬在垭口的经幡,似乎也终于看到了些许胜利的希望。咬紧牙关,向最后的关口挺进,一步步,一米米,我坚信,只要不断向前,最后的胜利终会向我招手。



    本以为到了垭口就基本胜利了,再也不用拔高,剩下的路基本都是下山,不用耗费多少体力。可是对讲机传来前面沙漠绿洲的声音:"树哥,前面下山的路比上山难十倍"。起初我还将信将疑,过了垭口,果不其然:下山的路又陡又滑,厚厚的积雪覆盖了凌乱的岩石,怪不得马匹无法通过,依我看,就算灵巧的猕猴也很难逾越,更别说重装在身的我们了。







穿过一片茂密的高山杜鹃林,远远的望见毕棚沟景区的公路,仿佛胜利在望,仿佛回到了人间,仿佛重回昔日的平暖。当我拖着罐铅似的双腿,走完最后的一段行程,见到早已到达三棵树目的地的大部队时,就像卸了气的皮球,浑身就像散了架一样一下瘫倒在地,就像跑完了人生的马拉松,真有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感觉。

     再见了,四姑娘

     再见了,长坪沟

     再见了,毕棚沟

     再见了,亲驴们

     在常人看来,我们的行为显得有些怪异,简直不可思议,放着轻松的日子不过跑到深山老林自找苦吃。可他们哪里知道,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虽然我们在穿越的过程中,跋山涉水,举步维艰,甚至有些崩溃和绝望,然而当回归过头来看看所走过的路,经过这样风雨的洗礼,经过地狱的磨砺,那份收获,那份欢快,那份成就感,是无法用语言和文字加以描述的,如果没有亲力亲为参与其中绝不会有所体悟。有时自己也在不断地问自己,破费上千银两,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想,还是从英国登山家乔治•马洛里所说的“因为山就在那里” 寻找答案吧。


这次穿越,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结识了全国各地的好友,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够长,还没能完全认识和了解,可我们同行就是缘分,正如毛主席所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我还想和各位一起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走遍祖国的每一片土地,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欣赏上苍赐予的无限风光(部分照片为云海、老贺所照)。



感谢西游迹户外组织的活动,感谢挑战者户外的关心和关注,感谢各位领队负责任的付出,感谢各位驴友的关怀帮助,最后套用并改编毛主席的一首诗词表达此次长坪沟毕棚沟穿越的感受。 

                

              七 律   .  穿 越

        

              驴友不怕徒步难,

              长坪毕棚只等闲,

              枯树木骡腾细浪,

              叉子沟尾走泥丸,

              日落金山云崖暖,

              激流险滩木桥寒,

              更喜翻越垭口雪,

              三棵树前驴尽欢。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